救人就有理?医生应深思的欠妥行为

无论是急诊、门诊、例行检查还是手术,患者都把自己的生命交到了训练有素的医生手里,相信这些医生会尊重他们、关心他们,并以最高的职业精神来对待他们。

事实真是这样吗?也许不是。

8月17日内科医学年鉴(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)发表了一篇题为“Our Family Secrets”(我家的秘密)的匿名文章,文章作者揭露了医生一些见不得人的行为。

作者在给8名大四的医学院学生上医学人文课程时让学生讨论“the virture of forgiveness”(原谅的美德)。在问到学生是否有无法原谅的医疗体验时,他得到让人毛骨悚然的回答。

其中一个名学生,David称,在一次阴道式子宫切除手术时,患者处于全身麻醉状态,主治医师在术前清理患者的阴道部位时言语淫秽。David在回忆这件事的时候依然很生气,他说:“我到那是去学习的,他竟然说那样的话,可是因为他是主治医生我还要迎合他,现在想来还是让我很气愤。”

而在被问到自己有没有类似的经历时,文章作者称自己在妇产科实习时也遇到了类似的情景。当时一名孕妇在产后出现大出血和子宫收缩乏力,主治医生一手伸进孕妇体内按住子宫,一手在腹部按摩。孕妇出血止住子宫也恢复之后,主治医生竟手舞足蹈唱起歌来,关键是他在孕妇体内的手还没拿出来。期间主治医生还扫了作者一眼,作者也就跟着他哼了起来,直到最后被麻醉师呵斥制止。

上述两个例子中可以看出,“大胆”的都是有经验的医生,小实习生虽然心有不满,但并不敢当面指出,甚至还要附和上级。这种情况下,不要说是年轻实习生,甚至一些年龄稍大的医生也没办法出口制止。行恶者自鸣得意,正义者却不敢发声,多么可笑!

这篇文章是内科医学年鉴里“On Being a Doctor”系列里的一篇,与其同时发表的还有一篇评论文章。文章称,一般发表在“On Being a Doctor”系列的文章都是正面的,颂扬医生的专业和美德。之所以发表这篇揭露医生黑暗面的文章是希望可以起到警醒的作用。

评论称,尽管希望上述情况只是少数案例,而实际很多医生都遇到过举止不当的同事。在遇到这种情况时可以有很多种处理方式。当做出这种行为的人是顶头上司时,很多人会像文中提到的实习生一样迫于压力与其应声附和,想着“反正患者也感觉不到,况且我还救了她的命。”或者,也可以保持沉默,不反驳也不支持。或者也可以成为文中的麻醉师制止这种行为。虽然没有数据佐证,但是相信“麻醉师”占少数。

内科医学年鉴希望通过发表这样一篇文章引起医学教育者的注意,使他们可以以此为出发点讨论医生行为不当的原因,最好能头脑风暴出及时解决的方法。

这种行为的最好的解决方案不在于揪出某个犯错的医生,关键是培养医生的道德操守和领导能力。如果之前有过类似的教育,遇到这样的情况,年轻的实习生才能勇敢说“不”而不必担心被报复。只有整个行业都处于一种良好的风气中,同事之间的压力才能早早制止这些恶行。也许这就是文章作者教授医学人文课程的原因。

也许有些人会拿出医生面临的巨大压力(工作时间长、审查严格、责任巨大)等等原因来,但这并不能成为医生行为不当的借口。所有的医生都应该为其言行负责。

福布斯的报道称,这篇文章发表的真及时。自从前段时间ProPublica发布了医生评分卡(SurgeonScorecard)并与评论网站Yelp合作开启医生评价平台后,医生们便觉得自己处于弱势地位。这让很多医生的行为处于舆论的监督下,他们表示自己压力巨大,也有很多人纷纷转行。但是通过这篇文章作者发现,医生的行为确实需要互相监督,医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可能被他人看到或评论时,他们才会倍加在乎职业道德。

内科医学年鉴的评论文中写道:“我们希望所有的医生,不论年轻或年长,都能意识到这种行为是无法容忍的。在同事出现这种行为时也能勇敢制止,这是我们欠自己的,欠这个职业的,也是欠患者的。”